Author: wuzy

圣诞节小记

(一) 前天看了一期节目,主要讲的是释迦摩尼的经历和佛教在传播中的演变,结尾时,主持人问了这样一句话:“现今的佛教和最初的佛还有多少联系呢?”这句话让我一惊,然后问了自己两个问题,“现今的基督教和耶稣基督有着怎样的联系呢?”To what extent is Christmas still connected with Christ?” 睡觉前重温了《圣经》中关于耶稣出生的那一段故事,虽然这段故事读了很多遍,也学了很多遍,但是每次读还是会有新的体会。读到“And Jesus increased in wisdom and stature, and in favour with God and man.” (Luke 2:52)时蓦然起敬,不禁回问自己:” Have I made much increase in wisdom and stature? Have I grown in favour with God and man?” 从2011年11月13日第一次接触教会,这六年关于神经历过从不信到不可知到相信甚至依赖的过程,这几种感情一直在交织反复。即使从正式受洗至今已经四年半了,我还是喜欢听传教士和不同背景的教友们分享他们对于神的见证和理解,觉得每次听都有不同的感受,总会有平安的感觉。不过同样的,我也很喜欢和无神论的朋友们讨论这个问题,虽然我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但我真的很享受被逐层质疑,被用事实和逻辑来反驳的过程。也是在与后者的交流过程中,我会逼迫自己更加去思考如何从不同的立场去解释每个有争议的反驳点,然后再追问自己:“为什么在没有足够强的证据和完美的逻辑的基础上,我依然选择去相信?” 前三段比较凌乱地列了三个问题,似乎都没有好好地去解答,接下来就从最后一个问题着手来慢慢答吧。 (二) “Faith is the leap over the gap of […]

大二开始的两段文字

(写在2017.10.13) 最近申请实习有点小迷茫,凭心而论,我在选公司的时候还是有些随波逐流的。大家现在聊天,真的是几乎每天都不离那几家最大的banks——觉得来到了假剑桥(捂脸)。看着前两届越来越多的学姐学长们(尤其是坡党)大二实习之后就毅然决然地进入金融圈子,有时真的给人一种这是唯一出路的错觉。 其实,我这个假期快结束的时候,特别想做education technology,之前看khan academy、编group小故事时我就在想能不能以后建立一个相似的平台,以类似脱口秀或是其他比较interactive and entertaining的方式来系统地解释数学里非常抽象的概念,希望可以把纯数从许多人眼里可望不可及的神台上解放下来。 在我看来,这个是非常值得做的——既因为理解纯数概念能带给人“拨开云影见日明”的快感,也因为我相信纯数的思维可以在许多领域起到变革的作用[应该远不只是现在应用最广的cryptography之类,说不定对于一些社科领域研究所用的methodology也能有所影响——a simple example is perhaps to just imagine the transformation from one social system to another as a matrix (i.e. basis transformation)? If a linear-map model is over-simplified, how about replacing it with another type of continuous map? Is it possible to find/prove an isomorphism between their underlying […]

须知参差多态

前几天晚上,在王小波在《思维的乐趣》中读到了一句罗素的话,“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且不说幸福是什么,也暂不讨论幸福的本源在哪里,仅仅是“须知参差多态”这六个字,就值得聊一聊了。刚刚好奇心作怪,去网上搜了一下英文原话:“Diversity is essential to happiness, and in Utopia there is hardly any. There is a defect in all planned social systems." 不知为何,觉得中文的翻译比英文原话更有一种情怀,也更让人有几分感慨。无论是王小波还是罗素,提到这句话时,都旨在讨论多元对于社会的重要性。然而我,没有他们高屋建瓴的思考,就只能狭隘地讲讲自己最近的生活,可能连参差多态都算不上,只是说一些不一样吧。

Something That Is Not David

“Since Benjamin Franklin’s kite-flying days, thunder and lightning have not grown less frequent, powerful, or loud – but they have grown less worrisome. This is exactly how I feel about my irrationality now.” As mentioned in the previous article, we are descendants of those hunter-gathers with quick thinking and fast reactions, and thus, it is […]

The Hot and Cold Theories about Thinking Errors

不久前学妹送我一本书——The Art of Thinking Clearly,书中介绍了99种思维错误(thinking errors),大概是由于我笑点比较奇怪的缘故吧,读这本书时会不时地乐出来,还挺有意思。不过,把玩笑放在一边,既然之前答应学妹要写些读后感,就不能只是笑笑而已了;我在读的时候主动地带入了几个问题:有的问题在读了几章之后便得到了答案,有的问题却要读完整本书后才敢谈论一二,当然也有到现在依然令我困惑的问题。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究竟什么是思维错误?书中虽没有详细的论述,但是后记中对于两种理论的介绍却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下面就是我针对这两种理论的一些拙见,只当抛砖引玉,希望能够听到更多不同的、精彩的声音。

一幅海报引发的思考

过年期间拜访了一个低保的家庭。家里面住着三个人,我管他们分别叫:Z姥姥,S爷爷和P舅舅。Z姥姥和S爷爷是老两口,但我也不知为何自小以来我叫他们姥姥和爷爷,而不是姥姥和姥爷,或是奶奶和爷爷。P舅舅是他们的二儿子。 Z姥姥不识字,一直没有正式工作,靠给别人家看小孩挣钱,我就是被她看过的最后一个小孩。那时候爸爸常年在外地出差,妈妈工作又忙,就白天给我送过去,晚上再接回来。据说,我说话走路都是在人家家里学会的。 这些年来,我只要回哈尔滨并且有时间,妈妈就会带我去他们家坐客,今年过年自然也不例外。这次去,我发现他们家原本毫无装饰的墙上多了一幅海报,大小占了将近半面墙,内容我觉得你一定猜不到。海报的中央是习大大和彭妈妈脚踏红地毯在某国出访的照片,背景是五个他们出访过的国家。

石头 剪刀 布

【事先声明:此文只是PO主抛出的一块砖】 去年年底,一份关于“石头剪刀布”与博弈论之间的关系的研究成果入选BBC“2014年度科技新闻亮点”【此处需要一个惶恐的表情......】虽然我对他们用博弈论研究“石头剪刀布”的制胜策略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我却一直觉得“石头剪刀布”是个很神奇的游戏。 这个游戏的规则和正常的逻辑有些不一样:根据property of transitivity, if A>B, B>C, then A>C;然而,在石头剪刀布中,却可以出现A>B, B>C, C>A同时成立的情况。稍微直观一点的理解是,没有谁永远是赢家,也没有谁永远是输家。 由此,我想到一个问题,不是参与者怎么出石头剪刀布来提高自己的胜率,而是把参与者直接假设为石头剪刀和布。这两个问题最大的区别在于,第一种情况里参与者可以选择出的手势,但是第二种情况里参与者被固定了自己的身份。 假设石头剪刀布分别是A、B、C。如果从中任意选出两个PK (假设是A和B),输的被淘汰,赢的一方再和第三方(假设是C)进行PK。有趣的是,最终的赢家将永远是最后参与PK的那一方(即C)。想一下解释其实也还算明显:因为根据规则,可以赢C的那一方一定会在第一轮输给C可以赢的那一方。根据这个结果再往下推一步,我们会发现:在石头剪刀布同时存在的system里,没有任何一方会主动挑起竞争,即使是和一个自己肯定会赢的对手,因为把比自己弱的那方(也是比第三方强的那方)消灭的结果就是自己最终会被第三方干掉。因此,除非是自己“活腻歪"了,没有任何一方会先挑事儿。蒽 Scissor, Paper and Stone will live together happily and peacefully thereafter. 这个结论有什么implication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