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清晰的艺术

“Since I started to collect cognitive errors, people often ask me how I manage to live an error-free life. The answer is: I don’t. In fact, I don’t even try.”

大概是因为错误本身就是个带有贬义色彩的名词,所以我们总是想要去摆脱它、避免它、修正它。不过,对于思维错误来说,恐怕是想躲也躲不掉吧。

首先,很多所谓的思维错误是我们的一部分,哪怕我们知道它们的存在,却也无法完全摆脱它们。毕竟我们不是按照既定的程序去思考和选择的机器,我们也不想成为完全理智的人。比如说,经济学中的“沉没成本谬误”告诉人们在做现在或未来的决策时不应考虑那些已经发生不可收回的付出,即使没学过这个谬误的人也都懂“往事一去不复返,要活在当下”大道理,可是我们每个人却又都曾纠结于“沉没成本”。在超市排了很长时间的队等待付款,旁边新开了一个收银台却懒得动,想“都已经在这里排了这么久,现在换地方刚才岂不是白排了?”;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准备申请一个专业后,发现自己其实更喜欢、更适合另外一个专业,想要改变却又担心自己之前的努力付诸东流;为了追一个喜欢的人付出许多,明知道现在和未来都不会有结果,却还是念着过往、不舍得放弃。有的时候不是不知道,而是真的做不到。

同时,从进化论来看,我们的一些思维习惯,现在来看是谬论也好、偏见也罢,曾经都是帮助我们进化的有利条件。它们是我们的一部分,从前是,现在也是。虽然有些根深蒂固的思维错误会使我们在现在的环境下无法客观、准确地去分析和抉择,但是它们并不是永远都会导致不利的结果。在前面举“控制错觉”的例子时,我说很多鸡汤文都是在利用人们的“控制错觉”,让人们相信自己的未来被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尽管事实不然。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几乎所有人都需要在某些时刻需要这种错觉来带给我们信心和希望——只要不自恋到疯狂,又何妨?记得《欢乐颂》中有一幕,安迪好心劝小蚯蚓不要看关于励志书怕她上当受骗,可是小蚯蚓完全不领情。安迪是个理智的人,知道那些灌鸡汤、打鸡血的文章只是给人一种错觉,不能帮助小蚯蚓解决实际的问题,可是那时的她不会懂得:对于一个刚刚失业失恋的平凡女孩来说,励志比理智更有用。

因此,想要避免思维错误、活得绝对理智是既不可能也没必要的。我们每天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抉择,有时需要理智分析减少思维中的错误,有时则可以给大脑放个假跟着感觉走。就像作者在结尾说的这样:

Thinking is tiring. Therefore, if the potential harm is small, don’t rack your brains; such errors won’t do lasting damage. You’ll live better like this. Nature doesn’t seem to mind if our decisions are perfect or not, as long as we can manoeuvre ourselves through life – and as long as we are ready to be rational when it comes to the crunch.”

就像‘ The Art of Thinking Clearly ’这本书的题目那样,做一个思维清晰的人是一门艺术,不是一门科学。书中介绍了各种思维错误,作者时不时地也会提几点减少思维错误的技巧和经验。可是,这些都不是我们一定要遵循的条条框框;它们更像是工具,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习惯去选择和搭配。

很喜欢《菜根谭》中的一句话“好察非明,能察能不察之谓明;必胜非勇,能胜能不胜之谓勇。”兴许对于思维错误而言,也有着类似的道理:能够明白逻辑之道、识破思维错误是小聪明,可懂得何时能辨却不辨、看破不说破才算做大智慧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