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知参差多态

前几天晚上,在王小波在《思维的乐趣》中读到了一句罗素的话,“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且不说幸福是什么,也暂不讨论幸福的本源在哪里,仅仅是“须知参差多态”这六个字,就值得聊一聊了。刚刚好奇心作怪,去网上搜了一下英文原话:“Diversity is essential to happiness, and in Utopia there is hardly any. There is a defect in all planned social systems." 不知为何,觉得中文的翻译比英文原话更有一种情怀,也更让人有几分感慨。无论是王小波还是罗素,提到这句话时,都旨在讨论多元对于社会的重要性。然而我,没有他们高屋建瓴的思考,就只能狭隘地讲讲自己最近的生活,可能连参差多态都算不上,只是说一些不一样吧。

参差和多态应该算是两个不同的词语,在我可能偏颇的诠释里,参差更像是指一个东西/事物客观上的不齐,而多态则是我们主观上不同的感情和态度。若要谈生活,参差是它本来的不同样子,而多态是我们不同的品味角度。面对五味杂陈的生活,可以有波澜不惊的心境(就如“多至一”的映射);看似单调乏味的日子,也能感到喜怒哀乐的不同(就如“一至多”的映射)。对于不同性格秉性的人而言,参差和多态未必有直接联系,但是倘若对于同一个人来说,那参差就会带来多态吧。说白了,就是参差下的我未必会比不参差的你更多态,但是参差的我一定比不参差的自己更多态。

上一段说的不太像是人话,下面就换一下画风好啦,也应一下今天的题。最近有些学妹们来找我问一些择校的问题,每每和别人讲剑桥的生活时,我都会毫不犹豫地说,“嗯,我在这里过得挺开心哒。”讲真,每次和别人说这句话时,我都是非常自然而然地说出来的,可是每次话音一落,脑海里就“噔”地冒出下一句话,“武梓钰,你确定吗?” 紧接着就会闪出种种看似不如意的画面:比如大学第一节supervision就被老师态度吓到认为老师偏心时而不满,比如圣诞节假期一个人在伦敦每天早出晚归的孤独,比如特别不争气地因为做不出数学作业和妈妈打电话嚎啕大哭,比如因为一时参不透大学里的人情世故而literally头痛到失眠。讽刺的是,每次回想完这一切之后,我都会更加坚信地告诉自己,“我爱自己这半年多的生活。“我不是受虐狂,在这个单子里的每件事情发生时我都想它要是没发生该多好,但是走过来,会发现它们都是参差的一部分,也让我的青春更加多态。我很感激它们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现在真爱的应该就是这种参差多态吧。

爱上这份参差多态是一种什么感觉呢?问自己这个问题时忽然想到两年前特别喜欢的一句话"If you are not thinking, you are not living";换做现在的我,一定会说"If I am not feeling , I am not living"的。(真没想到来了剑桥读了数学、加了辩论队的我,竟然会把感情看得比思考更重要...... 主观上来说可能是因为我内心里一直住着个少女,客观上来说或许是因为遇到一些很会思考却给人感觉蛮无趣的人吧。)刚上大学时读到一句还蛮喜欢的话“每次当你开怀大笑的时候,就是你人生最精彩的时刻。”对我来说,能够发自内心地开怀大笑和放声痛哭,都算是蛮幸运的事;当然,有的时候感情不需要那么强烈,小小的感动、淡淡的委屈、隐隐的喜欢,都是些真实美好的宝贝呀。

记得自己上大学后第一次无忧无虑地大笑是在爱丁堡和学姐爬山的时候。说是爬山,都有些惭愧,毕竟只有200多米高...... 这个小山坡还蛮有名的,有着亚瑟王宝座的传说。(真是应了“山不再高,有仙则名”)上山时,我和学姐两个人顺着自己在山脚看到的那条路莫名走上了一段很窄、很陡又很滑的路。不夸张地说,旁边就是断壁,虽然那个地方不到200米,但是看下去还蛮吓人的。往上爬的路越来越窄,往下走刚刚上山来的路好像也挺危险。记得学姐当时全身倚在山上和我说,“我不怕摔,我怕死......要不你一个人往上爬,我在这里等你......” 我不是很怕往上爬,但是一想到要从原路下山还是蛮担心的。就当我们纠结要不要一起爬时,看到三五个人淡定自若、如履平地般地从我们旁边只能再容下一人过的山路走过,我俩默默地看了对方一眼,异口同声地嘲讽大笑到,“看看人家,咱俩好怂啊!” 不知是别人的淡定,还是自己的戏谑给了我们一起爬到山顶的胆量。下山时,我们发现一条相对平坦的路,其实也不算是路,就是有着一大片草地的山坡。我们都没穿运动鞋,基本上是走一步滑两步的状态,与其说是走下去,不如说是滑下去或是冲下去的。有一次滑的时候没把握好平衡,两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周围的游客热切地过来问我们是否okay,谁知我俩竟然哈哈大笑地站了起来,把过来关心我们的人都逗乐了。真的说不出来为什么摔下去的那一刻会开怀大笑,一种可能是我们脑子都出了问题,倘若不是,那大概就是由于一种类似于放空自己、放飞自我的感觉吧。

自从这次简单的经历后,我似乎就慢慢习惯甚至爱上了去一时兴起做一些有意思却似乎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在适当的时候、在信任的人面前尽情释放自己的情感。有时甚至觉得,只有体验了参差、品味了多态,才不枉这青春和生命呀。有哭有笑,有喜有忧,只有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才算是真真实实地活着,不是吗?前天考试没考好,和剑桥的闺蜜打电话聊了半个多小时,中间也是时哭时笑。后来晚上去教会的爷爷奶奶家上课,老师说我看起来过得不错,因为我是微笑着的,我当时自嘲回答说,"Well, I was crying one hour ago..." 谁知老师竟然若有所思地告诉我,"It is also good to cry, because you cannot cry after you die."

虽然我的思维暂且还参不透文人学者如何论证参差多态和幸福本源的关系,但是每每有了新的体验和情感后,我的心都告诉我,这就是活着的幸运和幸福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