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惶又一年

不知道是来美国读大学的人本就都是十分实际的人还是美国是一个使人变得实际的地方。再或者,大学就是一个变得实际的年纪。

心惶惶,一年又过去。要不是前几日学弟学妹来问我关于选课的事情,自己甚至都还没有意识到一个完整的年头已经过去。回想这一年,大概过得并不那么满意吧。思来索去,多半还是因为越发觉得生活漫无目的,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没有目的的生活如行尸走肉般。

相比之前的经历,自认在Durham这个地方生活的体验并不好,不好在体验的缺失。杜克在我看来是一个非常非常村的地方。步行距离内没有商场没有影院没有好吃的中餐,甚至没有合格的理发店。地理限制在有形之中增加了娱乐的成本。周末,会有不少人选择穿梭于校区之间参加派对,或许还会疯狂地喝到酩酊大醉。这样的的娱乐方式看似更加疯狂群体化,可实际上却是最为孤独的。在这里,别人的社交生活永远不缺你一个。每到周末,喝酒开party的比比皆是,一过晚上七八点,几个主要的宿舍区总有fraternity和sorority提供酒水为压抑了一周的学生们提供一个发泄的途径。人来人去,与有过几面之缘却未曾相识的人们聊上几句,烂醉而归。不满足于酒水的则抽麻嗑药。这已经是这个死闷的城市最大的欢愉。

很可惜的是我似乎并不享受这样的愉悦,所以仅在开学之初去过几次类似的party,甚至没有逗留太久。剩下的日子里,我把更多时间交给了乒乓球。

2017 Spring Term,我选了六门课,同时参加一个CS的seminar,一个ECE Research和High Energy Physics的入门课(后一半的课因为懒惰而不再去了)。一周23.5小时的课和lab加上六门课的作业和reading基本上占据了我所有的weekday时间。回头看看自己也是很拼。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想要快些上完课以便三年毕业可以省下高额的学费之外,也是因为除了学习之外还没有找到任何想花时间投入或者需要花时间投入的东西。我相信最漫无目的的时候,与其想破脑袋找事做不如把自己的日程塞满。也许有一天会不得不停下来做一些选择,但是我相信在那之前简单地生活学习而不去想别的会更容易。

Weekday的空闲时间变得更加碎片化,但是周末仍然有大把大把的无所事事。除了把这些时间拿来睡觉,我还会兴趣索然地刷剧看youtube,看看文章,很偶尔的时候会因为被某些事情刺激到而在罪恶感的驱使下翻看东西学习。几天前和武梓钰聊天时突然想到,回看过去这一年,自己做过的阅读基本上不是太过功利就是毫无意义的。当时只是有感而发,但仔细想来却发现我并不知道什么样的阅读算是有意义的。再者,要求自己的阅读是有意义的这一点是否又太功利呢?也许我所谓的有意义只是简单的:能让我思考,能让我学到课程外的东西。这样再想来,嗯,当时直觉得出的结论的确没有错啊,不是太过功利就是太随意。虽然浪费时间本身未必是无意义的(放松),但是想到自己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做一些没有帮助的事情还是会产生负罪感。患得患失。

假期永远过得飞快,即使是四个月的大长假也不过转瞬之间。看着周围的和社交圈里的小伙伴在职业道路上越走越远,心里也有些焦急的。该找些人聊聊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