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开始的两段文字

(写在2017.10.13)

最近申请实习有点小迷茫,凭心而论,我在选公司的时候还是有些随波逐流的。大家现在聊天,真的是几乎每天都不离那几家最大的banks——觉得来到了假剑桥(捂脸)。看着前两届越来越多的学姐学长们(尤其是坡党)大二实习之后就毅然决然地进入金融圈子,有时真的给人一种这是唯一出路的错觉。

其实,我这个假期快结束的时候,特别想做education technology,之前看khan academy、编group小故事时我就在想能不能以后建立一个相似的平台,以类似脱口秀或是其他比较interactive and entertaining的方式来系统地解释数学里非常抽象的概念,希望可以把纯数从许多人眼里可望不可及的神台上解放下来。

在我看来,这个是非常值得做的——既因为理解纯数概念能带给人“拨开云影见日明”的快感,也因为我相信纯数的思维可以在许多领域起到变革的作用[应该远不只是现在应用最广的cryptography之类,说不定对于一些社科领域研究所用的methodology也能有所影响——a simple example is perhaps to just imagine the transformation from one social system to another as a matrix (i.e. basis transformation)? If a linear-map model is over-simplified, how about replacing it with another type of continuous map? Is it possible to find/prove an isomorphism between their underlying structures? If yes, will this understanding help us make better explanations and predictions? 或者是应用于教育领域,如果把知识的总体想象为一个拓扑空间,我们有没有可能利用拓扑学里openness和connectedness的概念构建不同领域的知识相互联系的架构,从而以更有效的方式把它们传递给学生,或是以此架构为借鉴给学生们提供更自由的选择组合?当然,这些还都是比较impromptu和primitive的想法。这两个月对于纯数的理解比大一的时候又明白清楚了许多,所以还是想继续学得更深入一些,然后更加认真地去思考这些奇妙的结构如何影响我们的现实世界。

那天晚上黄瀚去了一个morgan stanley的social event之后来我房间聊天,我们由眼前各种银行大公司的申请聊到自己以后最想要做什么。我就简单提了下这个想法,然后我们就一拍即合打算利用今年的圣诞节假期做一个trial product出来。初阶试验版应该会由几个脱口秀形式的视频组成,以给大众科普纯数概念为目的。毕竟,我们自己现在的纯数知识也很浅薄,更深更系统性的传播要靠日后的慢慢积累啦。希望可以把这个trial product有诚意地做好吧,然后可以利用身边朋友的connections去联系搞这方面理论研究的博士生和一些education technology start-up的创始人来好好交流一下。

说了这么多,但是我对这个想法现有的热情并不能阻挡我明年暑假要找一份很“现实”的实习的欲望(捂脸)。真的是一种“就算有诗和远方,也要吃面包”的感觉,哈哈。刚刚开学不到十天,虽然学业还没有上难度,这学期的课都还算so far so good,但是各种实习申请以及辩论队大大小小的事情让我还是觉得压力很大,真的都要堪比上学期准备tripos了…… (有几次看完微信里的事情都恨不得哭几分钟再去做= =

虽然之前说现在的实习申请氛围让我觉得“来到了假的剑桥”,但其实我这学期还是挺喜欢剑桥的。今年有几个lecturer都特别棒,并且通过大一整整一年的摸索,我似乎也快解锁剑桥学习的正确打开方式了。希望这种状态和心态可以继续保持吧,日子只会越来越忙,大的boss还没有登场呢。

(写在2017.10.15)

明明前天晚上这个时候整个人还是斗志满满,有种想要“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的冲动,可是此时此刻却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自己身体被掏空。这两天和几个朋友都不知不觉地聊到自己这个想法,我能感觉到自己对此的热情(每次分享的时候都特别激动),真的是好久都没有对一件事情那么坚信了。然而,自己还是没有勇气去为了这个理想心无杂念地去好好学数学,brainstorm interesting analogies/stories and develop the technical skills to make the product. 看着身边的人都申请金融圈子的实习,自己还是难免随波逐流。刚刚递交了某个金融公司的申请,一下子就头疼得特别厉害——估计是心浮气躁的代价了。唉,少年怎能做到勿忘初心啊。

现在觉得自己特别不争气,似乎永远不能为了喜欢的人和事而勇往无前。头疼,难受,想要睡觉。希望明天早上,一切安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