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随想

(一)

在剑桥时,和一对来自美国的传教士夫妇结为了很好的朋友。虽然他们都已年近古稀,但身体依旧硬朗,心态也很年轻 --- 有精力去坚持自己的兴趣,也有活力去爱身边的人。刚刚收到一封来自他们的邮件,开头就是问我前男友最近过得怎么样;看到那句话的时候心里还蛮不是滋味的,然后就抱着电脑大哭。以前因为这段感情哭,都是有些委屈甚至是愤怒的;唯独这次,没有丝毫的委屈和愤怒,觉得是愧疚和无奈吧。

想到了蛮多。记得在脱单之后两个小时之后就带着lsy见了他们,记得他们给我们的鼓励和祝福,记得他们当着我的面问lsy - "will you be commited this time?"的场面,记得他们承诺会像爱我一样爱我的男朋友。也记得有一次他们请我们吃饭,饭后散步,他们在前面牵着手,我们在后面,lsy冲着我傻笑,我问缘由,他说:“想着我们老了以后也会像他们这样。”

分手之后最不知如何告诉的人大概就是他们了吧。毕竟他们是我所有的亲戚朋友中最信任也最爱lsy的人了。所以收到这封邮件时,内心还是有些波动的 --- 不知怎么说,也不知回些什么。

(二)

刚刚结束这段感情的时候,认为这是一次和平的分手。可是那之后慢慢知道的各种消息让我很是诧异和愤怒,觉得很难去面对这个人和过去这一年半的经历。有时像是活在梦里,不知真假;有时梦境似乎也很真实,我可以去不顾一切地去发泄所有在现实生活中忍着的情绪。

曾经以为,爱一个人的标志就是"silently, my senses abandon all defences"。只有放下戒备,才能很真实很美好地享受一段感情吧。即使退一步来说,在爱情里要保持理智,我们可以面对对方的承诺保持清醒,我们也可以对对方的心思半信半疑,但是对于那些在现实生活中发生过的、可以被验证和验伪的事情,应该还是要相信的。所以刚刚知道一些信息的时候,就不仅是不相信爱情了,甚至有种三观被动摇了的感觉。

(三)

可能最糟糕的结果就是三观真的被动摇了吧。因此,要努力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真诚和美好的人;也要努力相信,无论有些价值观怎么被辩证地去讲,还是有很多可以被达成共识的良知的。有些人一直觉得自己很讲道理,但我相信,心中有道,话中才有理。

还有一个比较糟糕的结果可能就是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于对方吧。倒不是想给对方找任何的借口和托词,而是觉得如果不反思一下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的话,可能就真的白白浪费了这一段感情 --- 什么都没学到。不过尝试去理清一段错综复杂的感情也不是很容易的,有些事情也是很难归因的。所以,可能最好的方式也不是在失败的经历中寻找一条条教训,而是承认自己也有处理得不够好的地方,然后确定一些灵性的目标,再慢慢地修炼。

(四)

最近在过圣诞节,看到了许多人在票圈提到"blessing"这个词。许多朋友,即使没有宗教信仰,也会感激身边的人和事是一种被恩赐的祝福。这也让我不禁想到,我们第一次发生争执,就是在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他说,觉得他是我生命中的一个blessing;然后,他就觉得这是一件令他寒心的事情,因为我忽略了他个人的意愿和付出。

我当时还是很惊讶的,因为我觉得这句话在许多无神论的人看来应该也是很正常不过的。现在想想,觉得有些好笑,可能那个时候就应该意识到是三观很不同,真的很难走下去了吧。

在我看来,圣诞节的关键词是希望。有希望,有信心,有仁爱,有平安,有喜乐。这才是生命中最大的blessing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