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食日的一些随想

(一)

记得在隔离之前的那两三个周末,曾经蛮认真地怀疑过自己选择的工作和信仰。不过最近一两周经历的一些细节,让我十分感激自己曾经的选择。

每天打开邮箱,都会收到组里合伙人轮流发给大家的视频,有平易近人的生活分享,也有经济萧条时的工作经验,都算是隔离生活中的安慰和鼓励吧。不时也会收到其他同事群发的邮件,其中有上周自我检测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的,也有曾经去过阿富汗战场做参谋的。

这是一段节选 - "The uncertainty, the chaos, can be deeply unsettling. You find yourself crashing down through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The worries of moderation boards are replaced with how are you going to get toilet roll. Then finally you have to content with time. This will not be over quickly. Like it or not, this is your normal now, and you have no say as to when it ends. All sounds rather bleak doesn't it? But it needn't b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you can do is to mentally adjust to your new normal. This is hard, but it's surprising how quickly, and how completely, you can do this. The reason this is vital is that it stops you watching the clock until these restrictions lift. It allows you to get on with your life, and with that acceptance comes a kind of release. You stop tapping your watch waiting for things to change, and start to enjoy things as they are."

如果说公司带给我的惊喜在于这些精神和心理上的鼓励,我对教会的信心很多是来自于一系列现实的决策。其实在疫情前,我们都是一个非常重视周日圣餐聚会、圣殿和传教事工的教会(即使是相比其他宗教组织而言);而面对这次疫情,即使在政府lockdown之前,教会就停止了所有面对面的聚会并关闭了全世界所有的圣殿,甚至立即召回了世界各地的全部老年传教士及大多数年轻传教士。记得之前看过一篇并非来自于教会的新闻报道,盐湖城是美国最先lockdown的几座城市之一。教会的朋友感慨说,毕竟我们现在的总会会长退休前曾是个世界顶级的外科医生(据说工作生涯最后一例手术是被时任中国副总理邀请到中国做的)。

而最近的几次线上聚会也让我意识到过去一年多以来教会实施的各种改变的重要性,无论是以家庭为中心福音学习的倡议,还是全世界统一的学习教材,都让这次的意外对我们的福音学习没有特别大的冲击。就连我们的伦敦中文小组也是恰巧在教会停止所有面对面聚会的前一周成立,一周不多,一周不少。我们一同见证了两位新教友的洗礼,也在一起开始了第一次的正式中文圣餐聚会。亲身参与他们的洗礼,我真的为他们的见证所震撼和感动;而回顾过去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线,我更是觉得一切都是个奇迹。

(二)

面对这次疫情,我内心里还是充满平安的。虽然这份平安的背后有很多客观的、对我而言比较幸运的因素(比如我恰巧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并且可以在家办公的工作,不用像那些马上就要毕业的朋友而担心因为经济萧条而不好找工作;与此同时,作为一个职场小白,我又没有房贷和照顾家庭的压力),但是我也可以感受到福音对我心态上的帮助。

在今天的禁食聚会上,我忽然想到七年前的今天,我和妈妈分享了一个在当日禁食聚会上听到的见证,使她改变了以往的态度,同意我受洗加入教会。那个见证的分享者是一位banker,他在工作中会有不少属世方面都比较成功的同事和伙伴。其中一个人有一天和他讲:“我理解宗教信仰带给人精神方面的支持,但是像我这种物质生活富足,家庭生活幸福,并且也会利用业余时间去做慈善和义工的人来说,是不是就不太需要宗教信仰了呢?”我的那位教会朋友回答说:“信仰就是,当你所拥有的财富少了几个零时,依旧可以带给你平安和快乐的力量。”我那天和妈妈分享了这个简短的见证,然后获得了她的认可。这对我来说,也是个奇迹。

我当时听到这个分享时,没有想过之后自己会经历什么,但是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福音对身边朋友所带来的印象,以及它如何改变我们看事情的角度,内心还是充满感激的。

(三)

最后一点简单的感想是关于谦卑吧。而这份谦卑,不仅是来自于面对疫情时我们每个普通人的无力感,更是在面对外界不同声音时,我们如何去认清不同的政治和教育背景带给每个人的影响,(尤其是我们个人的bias),从而去从内心里认可和理解不同的想法,保有对人性和神的信心,而不是急于论断、抱怨和批评吧。而这一点,似乎是比获得平安和快乐更难的,也希望可以慢慢修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