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向左 美国向右

大约从年初开始关注疫情。新冠病毒先是在武汉爆发,再是全国各地。靠近三月终于是散播到各大洲。意大利、德国、伊朗、日本、韩国、美国,陆续爆发。作为一个在美留学生,我也算是云经历了前两个月的中国式抗疫和亲历了后三月至今的美国式抗疫。


过去的几个月可以说是非常eventful。看着国内感染人数从一月末开始不断攀升直至三月中逐渐稳定,也看着美国本地感染和死亡人数逐步超过国内峰值水平。伴随着疫情而来的还有恐慌引起的全球股市去泡沫和崩盘。用大家的话说,过去一个月我们经历了四次巴菲特89岁之前只经历过一次的美国股市熔断。不论是国内学生还是我们这些在美留学生,大部分都经历了学校停学宅在家里上网课的几个月。已经上班的人们也大概是头一次经历全民work from home。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段值得记录和记住的经历了。


从学校停课转网课开始,我宅在家里的每一天都过得像周末。当然,这只是因为平时的我也是一个周末除了去学校体育馆打打乒乓球以外不太出门的人。一个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物钟开始扭曲,每天睡觉的时间越来越晚,工作效率越来越低,吃的东西越来越不健康。很庆幸现在为止还没有因为免疫力下降而感染新冠。
作为一个从一月开始关注疫情的中国人来说,对新冠还是很在意小心的。三月假期之前,大部分的美国人似乎都完全不在意新冠病毒。即使已经开始有疫情蔓延的苗头,美国国内仍然将新冠宣传为比常规的流感略危险的病毒而已。不过美国股市倒是诚实很多。由于联邦政府的前期的无为,从三月假期伊始各种指数就开始瀑布式下跌,而对应的VIX恐慌指数爆涨到历史纪录的高度。在那几周,全美国还只有五个州12个中心可以做新冠病毒检测,每天可以处理的检测不过千。即使如此,华盛顿、纽约以及加州仍然开始不断出现确诊病例并逐渐成为全美疫情重灾区。为了学生安全考虑,加州的几个学校最先开始停课;为了员工安全,硅谷最大的几家科技公司开始陆陆续续work from home。到三月假期靠近尾声的时候,美国宣布进入national emergency状态,而我们也收到了学校的邮件,被告知三月假期将被延长一周并且假期结束后学校将转为网课。与此同时,学校也建议住校的学生们不要返回学校。一时间留学生群里开始陆陆续续有人买机票回国。那时候国内疫情已经企稳,相比留在美国这个疫情随时会大规模爆发还得不到治疗的地方,回国似乎是更安全的选择。
接下来两周随着美国新冠检测能力的提升,各州病例开始按照预期呈指数级增长。严重的地区比如纽约开始陆续lockdown以及强制social distancing。到今天(4月8日)为止,美国确诊人数已经破40万并且仍然在增长。由于缺少足够的检测能力,这个数字一定也是underestimate。美国如此,不少别的西方国家亦是如此。


在整个事情中我们可以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中国在疫情的处理和管控上比之于西方国家的优越性。以美国为例,这个国家的联邦制度决定了在抗疫这件事情上联邦政府只能是第二位的,各州政府才是主导。所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是难以在国家层面发生的。在declare national emergency之后联邦政府才有一定的钱可以帮助各州抗疫。最初的新冠检测大多在纽约、华盛顿和加州地区也仅仅是因为这些地区在疫情爆发之初抢到了不多的检测kit以及医疗资源相对丰富。联邦政府的权利不足更是使得像湖北以及武汉那样严格的封城难以实现。
之前手骨折看病的经历已经让我对美国医疗系统非常失望,这次的疫情也让我更深刻感受到美国医疗系统的致命缺陷。目前为止,绝大部分新冠感染者只能选择在家自我隔离自我治疗。只有明显的重症患者可以住院。在加州和纽约等地甚至明确了只有重症症状的人才可以进行新冠检测以缓解检测kit不足的情况。除了医疗设备不足以外,很大部分人没有医疗保险且承受不住治疗费用导致可以接受住院治疗的人比例非常少。之前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分析美国医疗系统在新冠疫情冲击下是否会崩溃的回答,里面的一句话让我影响深刻:只有在人人都看得起病的国家,医疗系统才会崩溃。对比中国尽力去救每一个感染者的努力,西方国家大多变相表现出穷人不配活下去的理念。
再说西方所谓自由媒体。之前有人跟我说,认为自由媒体在中国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少,若真等到断档,不知何时才能再发展起来。对此,我不知道该说同意还是不同意。在我看来,自由媒体的价值在不同政治制度下,以及同一个政治制度的不同阶段,是不一样的。我认为只有素质足够优秀的自由媒体在民智更开化的环境下才能起到应有的监督作用。即使在美国这样自由媒体发展的良久的国家,那些所谓自由媒体的报道也存在明显的政治偏向性。这种情况下,新闻媒体一家独大就会坏事。所以他们需要的是一个spectrum of voices。这在一个本就多党制、人民本就拥有普选权利的国家自然是合适的因为人民需要兼听则明做出informed decision。现阶段的中国还不需要自由媒体这样的功能,至于断档之后是否就不会再产生,我认为,需要他们的时候自然会出现,况且在中国逐渐开放的过程中还有那么多可参考学习的自由媒体存在。再如西西弗评论所说,从这次的新冠事件我们看到其实西方自由媒体虽然在国内有政治偏向性,但是他们在国与国的问题上却大多是一致对外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西方自由媒体在更广的层面上来说(全人类)未必那么自由。他们也有被作为政治工具的一面。就拿这次新冠的报道来说,把中国封城成为不人道,却把自家封城称为高效;大肆无证据报道说中国报道虚假数据,实际死亡感染人数远远多于公布的统计数据等等。从国家利益来说这无可厚非,但确实让人无法信赖其公正性。

Leave a Reply